土地轉讓、工程建設等城建領域的腐敗問題,現已成為最為普遍的腐敗問題。今年首輪中央巡視的14個巡視點中,包括遼寧、天津、新疆等10個省區市,這10個省份均被中央巡視組指出存在“城建”腐敗問題。昨日,中央第九巡視組向福建反饋巡視情況,至此,今年首輪中央巡視的14個巡視點,均已“曬”出了問題“賬單”。
  新京報訊 今年首輪巡視的14個巡視點中,5個省份被指存在土地腐敗問題。
  新疆一些領導“以權謀地”
  10個被中央巡視組指出“城建腐敗”的省份,5省被指出“土地腐敗”問題:遼寧“領導幹部插手工程招投標、土地和礦產資源交易等反映突出”;新疆“礦產資源和土地開發領域腐敗問題反映依然強烈,一些領導幹部以權謀地”;海南“少數領導幹部在土地出讓、房地產開發、工程建設和選人用人等方面以權謀私”;山東“有的領導幹部及其親屬插手工程招標、土地轉讓問題突出”;福建“土地開發領域腐敗問題突出”。
  其餘5個省區市,河南“(一些領導幹部)插手土地轉讓、工程招投標等收受賄賂問題比較嚴重”;甘肅“一些領導幹部插手工程建設,重大工程項目違規操作損失巨大”;北京“國有企業、工程建設、教育文化、醫療衛生等部門和領域的腐敗案件相對集中”;天津“城市建設領域腐敗問題突出”;寧夏“有的領導幹部違規干預公共資源交易、工程招投標以權謀私”。
  此前兩輪中央巡視,江西、內蒙古、貴州、廣東、吉林、安徽、雲南和三峽集團均被指出領導幹部插手工程建設等城建腐敗問題。
  “裸官”二度上榜
  繼去年二輪巡視後,“裸官”二度出現在中央巡視組曬出的問題“賬單”中。昨日,中央第九巡視組通報,福建“廳處級領導幹部‘裸官’較多”。
  去年二輪巡視,中央巡視組首次提及“裸官”問題,指出廣東“一些地方‘裸官’問題突出”。廣東隨即展開了“裸官”治理行動,要求“裸官”要麼接回家人,要麼接受調崗。至今年5月底,廣東全省866名“裸官”調整崗位,其中市廳級9名、處級134名、科級及以下723名。
  廣東的上述“裸官”治理行動,系全國首個,目前尚無跟進者。福建如何解決“裸官”問題?按照要求,大約三四個月後,福建須公示巡視整改報告,報告中須報告“裸官”方案和治理結果。
  ■ 盤點

  【老問題】

  四巡視點查出“身邊人腐敗”
  除了“城建腐敗”,今年首輪巡視再度發現了此前兩輪巡視中的諸多老問題,包括“身邊人腐敗”、國企腐敗、“蒼蠅式腐敗”,以及住房超標、超職數配備幹部等。
  此前兩輪巡視,江西、廣東、湖南、三峽集團都被指出存“身邊人腐敗”問題。今年首輪巡視,4個巡視點被指出存“身邊人腐敗”問題:山東“有的領導幹部及其親屬插手工程招標、土地轉讓問題突出”;新疆“領導幹部親屬違規經商辦企業問題突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領導幹部親屬在管轄範圍內經商辦企業”;寧夏“一些領導幹部子女及其他親屬違規在其管轄範圍內經商辦企業”。
  4個巡視點被查出國企腐敗:甘肅“省屬國有企業腐敗問題反應突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國有企業經營管理特別是改製中問題頻出,國有資產流失嚴重”;北京“國有企業、工程建設、教育文化、醫療衛生等部門和領域的腐敗案件相對集中”;天津“國有企業大案要案頻發”。
  3個巡視點被指出“蒼蠅式腐敗”,海南“基層反腐敗鬥爭形勢較嚴峻”;北京“鄉村幹部腐敗問題凸顯,‘小官巨腐’問題嚴重”;天津“農村基層腐敗不容輕視”。
  除了上述腐敗問題,甘肅、遼寧、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山東4個巡視點都被查出了領導幹部多占住房問題,新疆還被指出“有的住房面積嚴重超標”。
  遼寧、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海南、山東、寧夏5個巡視點都被查出了超職數配備幹部問題,北京被指出“存在違反機構編製和職數管理規定等問題”;新疆則被查出了“吃空餉”問題。
  去年二輪巡視,吉林省三名副省級領導在企業兼職,引起廣泛關註。今年首輪巡視,甘肅、福建也被查出了類似兼職問題:甘肅“公職人員違規經商辦企業問題突出”;福建“離退休領導幹部在社團組織兼職過多”。
  此外,甘肅被查出,個別單位違規超標建設辦公樓;河南、寧夏被查出領導幹部收受禮金、“紅包”。
  【新問題】

  兩省份存“一把手”違紀問題
  今年首輪巡視“曬”出的14份問題“賬單”中,也出現了一系列新問題。
  如“一把手”違紀違法問題。此前兩輪巡視的問題“賬單”,多採用“一些領導幹部”、“有的領導幹部”等表述,但今年首輪巡視,山東被指出“‘一把手’違紀違法案件呈上升趨勢”;天津被指出“‘一把手’違紀違法案件多危害大”。
  山東還被指出“對省管正職領導幹部審計中發現的問題責任追究不力”。此系審計整改首次出現在中央巡視組的問題“賬單”中。
  據山東省審計廳等山東官方發佈的資料,自2011年起,山東出台規定,主要領導幹部在一個任期內至少審計1次。去年對26名省管幹部啟動了經濟責任審計,今年36名領導幹部正在接受經濟責任審計。山東當地媒體報道稱,去年對山東全省的領導幹部審計,查出負有直接責任的問題金額25.56億元。
  雖然啟動了面向全省領導幹部的經濟責任審計,但多少領導幹部被追責?上述25.56億元問題金額追回了多少?山東官方並未通報相關信息。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十八大以來的高調反腐,30餘名省部級高官落馬,表明“一把手”反腐是反腐領域的重點環節。而中央巡視組首度提及了審計整改問題,則表明十八大以來特別是今年以來的反腐動向,反腐整合公眾監督、審計等各方面力量。
  除了上述“一把手”違紀違法和“審計整改”,今年首輪巡視問題“賬單”中提到的新問題還有中糧集團,“公款支付打高爾夫球費用等奢侈浪費問題突出”;寧夏“有的利用宗教習俗斂財”;遼寧“經濟數據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
  11巡視點16名省部級高官被查
  “打老虎、拍蒼蠅”系中央巡視組的主要職責之一。本月12日,安徽省政協副主席韓先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安徽是去年二輪巡視的巡視點之一。三輪中央巡視,中央巡視組進駐了21個省區市,至韓先聰被調查,湖北、貴州、內蒙古、重慶、江西、雲南、山西、安徽、廣東、湖南、海南11個省區市均在中央巡視組進駐後,有省部級高官被調查,總計已達16名。
  新疆雖未有省部級高官被調查,但全國政協經濟委原副主任楊剛被曝其涉嫌的違紀違法問題主要與在新疆的任職經歷有關。
  其中,山西多達3人,包括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金道銘、山西省政協原副主席令政策、山西省原副省長杜善學。此外,中國科協原黨組書記申維辰涉嫌的違紀違法問題被曝主要與在山西的任職經歷有關。
  湖北(原副省長郭有明、省政協原副主席陳柏槐)、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童名謙、省政協原副主席陽寶華)均有兩名省部級官員被調查。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原副省長姚木根)被調查的省部級官員雖也是兩人,但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被曝被查因主政江西時的一些行為;江西還有一位中紀委未通報調查、但中組部宣佈免職的官員,原省委常委趙智勇。
  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譚棲偉)、海南(原副省長譚力)、內蒙古(原統戰部長王素毅)、廣東(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貴州(遵義市委原書記廖少華)、安徽(韓先聰)、雲南(原副省長沈培平)被調查的省部級官員均為1人,但雲南也有一位中紀委未通報調查、但中組部宣佈免職的官員,省委原常委張田欣。
  上述省部級高官被調查前後,山西、江西、廣州等多地發生官場“地震”。
  如山西,今年2月24日,中央第六巡視組向山西省反饋巡視情況當晚,中紀委通報,山西省地質勘查局原局長安俊生等三名當地官員涉嫌違紀被調查。三天后,金道銘被調查。自此至令政策、杜善學被免,山西被調查的官員已達26人,其中廳局級達11人。
  ■ 焦點

  河南山東查出“買官賣官”
  在幹部選任中,“買官賣官”系最為嚴重的違紀違法問題。此前兩輪巡視,僅廣東被指出“有的領導幹部買官賣官”。但今年首輪巡視,河南、山東均被查出“買官賣官”問題:河南“買官賣官問題突出,跑官要官、拉票賄選問題一度也比較嚴重;幹部帶病提拔問題時有發生”;山東“有的地方買官賣官問題比較嚴重,‘帶病提拔’、跑官要官問題仍然存在,一些幹部為了獲得升遷,熱衷於找‘關係’,‘拉票’現象嚴重”。此外,寧夏也被查出“帶病提拔”問題。
  此前、河南、山東均有“買官賣官”官員落馬,如山東原副省長黃勝、漯河原市委書記劉炳旺等。兩省當地媒體的報道顯示,當地均對查處“買官賣官”作出了部署。
  雖然作出部署,但中央巡視組的巡視結果表明,兩省“買官賣官”問題並未剎住。
  中央巡視組指出“買官賣官”問題後,當地如何整改?廣東茂名“窩案”樹立了“樣板”。
  今年4月,中央巡視組離開廣東兩月後,沉寂兩年的“茂名窩案”重啟調查。原為“保持茂名穩定”,被“高舉輕放”處理的涉案官員,再次被調查,如已退休兩年的茂名市原政協主席馮立梅等。
  廣東省委今年6月公佈的巡視整改報告顯示,針對中央巡視組反饋的有關案件線索和具體問題,“對茂名領導幹部系列違紀違法案件中涉嫌行賄買官人員159人的組織處理已基本完成,其中,降職8人,免職63人,調整崗位71人,提前退休1人,誡勉談話16人”。
  ■ 延展

  下半年擬推兩輪巡視
  對比此前兩輪中央巡視,今年首輪巡視有諸多新變化,如巡視範圍明顯擴大,巡視點由原來的每次10個增至14個;首次採用專項巡視;反饋巡視問題時先向“一把手”反饋、再向領導班子反饋等。按照此前安排,今年下半年還擬推出兩輪中央巡視。
  兩年完成過去5年“巡視量”
  今年2月,中央巡視辦公室副主任曾明子稱,將加快巡視節奏,今年中央安排的常規巡視將由2輪增至3輪。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等受訪專家認為,中央巡視制度2003年建立後,巡視“頻率”一直是在5年內,也就是一屆地方政府的任期內,對31個行政區巡視一遍。但依據去年首輪巡視的“頻率”,即每次至少巡視5個地區,且今年的巡視力度明顯加大,加上今年還擬推出兩輪中央巡視,那麼極有可能在本年內,就完成對31個省區市的巡視,也就是說,在兩年內完成過去5年的“巡視量”。
  今年首輪中央巡視的14個巡視點中,科技部、復旦大學、中糧集團三個巡視點首次採用了專項巡視這一巡視模式,巡視時限比常規巡視“縮短”了半個月。
  強化“一把手”巡視整改責任
  此前兩輪中央巡視,中央巡視組向巡視點反饋問題,均在省委領導班子出席的工作會議上。但今年首輪巡視,增加了一道環節,先向“一把手”反饋,再向領導班子反饋。
  如福建,中紀委官方昨日發佈的消息顯示,“7月13日,中央第九巡視組組長王正福、副組長佟延成向福建省委書記尤權反饋了巡視情況;7月14日,王正福代表巡視組向福建省領導班子進行了反饋”。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許耀桐認為,先向“一把手”反饋,再向領導班子反饋,此系強化一把手的巡視整改責任。
  A08-A09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姝
(原標題:10省份存城建腐敗 福建“裸官”較多)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網球

ax09axox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