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芳村白鵝潭,作為首條政府規劃的酒吧街,關於它的所有美好想象,在日益蕭條的環境下幻滅。同樣沒落的還有長堤酒吧街。而新崛起的琶醍酒吧街則面臨著輕軌進入,命運難測。據同城媒體昨日分析,建設酒吧街對政府帶來的收益不大,有治安、交通等諸多管理問題,江邊稍有風情的平民餐飲休閑之地最後往往都面臨隨時出局。
  有專家感嘆,廣州的江邊公共空間面積大,先天條件優越。江邊部分公共空間可以出租,適當開展酒吧、餐飲、游泳等商業項目,吸引市民到江邊去游玩。但引入商業的同時,管理水平也要跟上。
  實際上,廣州的珠江每一段都和其周邊的社區形態有著緊密的關係,因此很難給出統一的答案。比如,在金沙洲段,因為距離樓盤遠,人口相對分散且不容易影響交通,要搞江邊餐飲是有可能的,但動輒要做高端風情酒吧街,最好先研究長堤為什麼衰落。至於在珠江新城段,所謂廣州名片,這裡肯定不可能回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那種江邊啤酒消夜的露天狀態,一是地皮金貴,二是城管根本通不過。至於在海珠、番禺一些未開發區域,適當放手也未嘗不可,或許那裡可以找到老廣州的一些印象。至於管理,當然就不可能精細化了。
  對江邊餐飲及酒吧的需求,也和不同人群的需求有關。高端商務和高消費群體,對軟硬件都有要求,這反映在二沙島上:哪怕是露天,也絕不是在江邊擺幾個塑料凳那種,而西裝與長裙群體更喜歡在有冷氣的落地玻璃內看珠江。平民百姓喜歡消夜,又想廉價消費珠江的人當然還很多,但按目前商家的自律意識和政府的管理水平,廣州的露天經營往往會髒亂。廣州的大排檔很難做到像日本、新加坡夜市那種檔次。至於一般旅游者,在獵奇意識的驅動下,往往會覺得越亂越刺激。正如專家去東南亞一些落後地區也會贊美那種“開放多元性”,因為專家根本就不會長住那裡。
  酒吧街能在哪裡生根發芽,一方面當然和規劃有關,規劃不允許,不符合地區的發展定位,大家就別再去懷舊了。另一方面,更在於它必須和周邊人群有著天然的共生關係。如果指望一個大財團金手指往天邊一指,開出一條“高端”酒吧街,政府剪彩後,就能把市場召喚過去,這根本就是個神話。
  在廣州,高端商業離開天河及珠江新城商圈就很難生存,或者說需要非常漫長的發育過程。即使在香港,也就是蘭桂坊最出名,而不可能沿著維港開酒吧街。至於說酒吧街有特色文化就能吸引市場,前提是,得想好要做什麼規模,要服務什麼人,否則不用市長,市場都會把它消滅。
  耀 琪  (原標題:珠江邊搞酒吧街,別隻想風情忘了市場)
創作者介紹

網球

ax09axox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